手術到今天剛好滿三個月,這個禮拜要再去醫院追蹤檢查。目前,左腳因為神經根引起的周邊神經病變(感覺異常:麻、刺、脹)已經消退很多,主觀來說,異常的感覺大約剩下原來的兩成左右,左腿的肌力和髖關節的活動度差不多完全恢復了。除了穿著背袈很熱之外,日常行動還算自如,長時間活動起來也不會太疲累了。

事發至今,一切都算是順利,真是要感謝太多人。現場照顧及送我到醫院的傘友、基隆長庚的急診醫師、國泰的醫師和護理師、幫我針灸的胡醫師、來探望我及替我打氣祝福的親朋好友,還有最辛苦的家人。事故之初,因為擔心保理賠險會有疑慮,所以比較低調,不願多提,還請大家見諒。

時間倒轉到三個月前。

5/25 中午,從翡翠灣後山起飛場起飛後,在高爾夫球場上方看了好一陣子風景後,風開始變得比較不穩,一陣下壓我就趕緊往外去,到傳統起飛場附近時,看到傘友A已經很低了,不久就去馬路邊掛樹了。傘友L在無線電中說要下去幫忙,此時我也想降落了,想請L等我一塊下去幫忙。不過這時在控傘,又有點不穩,不想去按無線電,我就在起飛場上方用喊的說等我降落。這時的分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錯誤。當時空速已經偏低了,在起飛場平台後,應該是風因地形減弱,而更接近失速。當感到左邊傘失壓時,我的直接反應是右邊修正,以防單邊塌陷造成旋轉或被甩起來;遲了半秒多才驚覺空速早已過低(此時 L 也喊著趕快放),但放開時已經來不及了,造成全失速墜落,高度約 7-8 米。

墜落只是一瞬間,其實沒什麼時間感到驚恐。確定手指和腳趾能夠活動後,接著深呼吸,胸腹部沒有疼痛,稍微安心後,測量自己的脈搏,還算穩定,因此應該不致於有大量內出血。到醫院後照了 X 光和 CT,診斷為 T12, L1, L3 壓迫性和爆裂性骨折,需要開刀進行固定。因為醫師說術後需要住院一陣子,決定轉院到台北進行手術。

5/28 開刀,順利。術後肚子很餓、很容易愛睏。醫師叮囑先躺平一週,再慢慢讓脊椎受力,在床上增加坐立的角度。兩週後開始復健、練習走路。原來人只要一週沒走路,肌肉的協調性就消失了,需要重新練習。多虧有醫護人員和親友的照顧,復原良好,三個多禮拜後出院了。回醫院做了兩三週復健後,復健師說我的情況還不錯,可以在家裡自己運動。之後就在家休養至現在,雖然暫時還都不能做劇烈運動,但好在醫生說現在已經可以泡溫泉了!

其實出事當天早上才在想,五月底了,已經放假將近一年了,該收收心找點有趣的事情來做,不要整天跑出門玩。沒想到假期立刻就以病假收尾,還好情況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知多久沒有寫下文字了。稍微紀錄一下,有想到什麼其他的再說囉。

另外,關於保險,我的業務員說明:一般意外險的除外條款是:故意行為、參加表演或比賽,或者本身就從事相關活動的職業,不然都是可以理賠的。但要注意的是,有些保單是保證可以續約的,有些則是理賠後,保險公司可以拒保。從事戶外的朋友,有需要的話可以和我要業務員的電話,他們很專業,跟我解釋的很清楚。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