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not here to change government websites, we’re here to change government"
                                               -- Mike Bracken, UK GDS Director

這次在智利的 PoplusCon 遇到 Tom Steinberg (廢話,他是主辦單位之一 My Society 的總監), Tom 之前也跑到 g0v irc,我們在會後的 Party 聊了好一陣子,話題從社群、動民主到如何實際造成政府改變。

英國內閣在 2011 年成立政府數位服務團隊 (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年薪 14 萬英鎊的負責人正是 My Society 的另外一位共同創辦人 Mike Bracken, 而 My Society 正是世界上做國會監督網站的始祖,可以說最後把人成功送入甲方。從 2014 年 4 月起,英國政府所有單位提供的數位服務,都需要符合 26 個準則,其中包括:所有新開發的軟體都以 open source 釋出,有例外的話需要說明為何不釋出。

軟體界對 UK GDS 並不陌生,大家提到就會說「喔他們用 GOV.UK 這樣無聊的政府網站,跌破大家眼鏡獲得了設計大獎」,或者「喔他們把政府網站與架構通通都 open source 放在 github 上,超酷」

Tom 說到,在那些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其實 GDS 最重要的,是對政府的所有 IT 計畫有否決權,如上個月否決了邊境控管系統的專案,而這才是真正重要的影響力。而要達到這一步之前,要得罪非常多人,開除非常多人(不見得是真的開除,而是冷凍調走保守的阻礙之類)。2012/13 會計年度,GDS 幫政府省下 5 億英鎊的費用。雖然佔英國該年總預算約 6820 億英鎊的 0.1% 都不到,但是就足夠讓這個團隊說話有份量。喔,還有辦公室要離其他政府機關遠一點。

台灣在一連串 eTag、戶政系統悲劇後,系統性的改革是迫切的。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